机构资金持续“逆行”,抗疫决心托稳资本市场信心

目前疫情控制是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影响股市波动的关键因素。

一日翻红。从周一的3000股跌停到周二的百余股涨停,A股仅用了一个交易日就实现反弹。

2月4日,沪指涨1.34%,深成指涨3.17%,创业板指涨4.84%。两市合计成交9101亿元,较前一日大幅增加3906亿元,涨停股超150只。继前一日流入近182亿元之后,北上资金周二再流入70亿元。

世界银行3日发布声明称,支持中国做出的应对努力,包括为保持其经济韧性所做的努力。同时,世界银行将与国际合作伙伴密切协调,加快国际反应速度,支持各国管理全球卫生紧急事件。

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Stephen S.Roach)对第一财经称,新型肺炎的影响可能在一段时间内持续,但中国最终将战胜疫病。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通过微博表达了她对中国的信心。她表示,支持近来中国政府为应对疫情在财政、货币和金融等领域采取的措施,中国经济继续展现出“极强的韧性”,IMF对此“充满信心”。

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也对第一财经表示,考虑到疫情本身的规律和政府严厉有效的及时管控,预计疫情对中国经济活动的影响应当是暂时性的。

目前疫情控制是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影响股市波动的关键因素。国泰君安首席全球经济学家花长春对第一财经称,A股近两日波动在预期之内,“疫情的影响往往集中在短期,改变经济的节奏,不改变经济的趋势”。

不过在具体交易层面投资者仍需理性分析。“今天指数虽然涨了一些,但大多数股票仍然是下跌的。”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尹中立4日对记者表示,市场还需要一定时间来恢复。

“逆行者”不只外资

值得注意的是,在A股鼠年首个交易日大幅调整中出现了坚定的“逆行者”——北上资金,通过沪深港通交易机制,两日累计流入A股超过250亿元。

“2月3日的股市跌幅与市场事前预期的幅度大致相当,此前在港股交易的A股ETF的跌幅,隐含的A股跌幅大致在8%左右。”巴曙松认为,3日的调整已使得最新ERP(1/pe—十年国债利率)衡量的风险资产相对无风险资产的吸引力达到2016年以来的相当高位,股跌债涨的格局利好ERP继续走高有望达到极值位,意味着权益的大类资产配置价值逐步提升。

上一次ERP如此高,是2018年年底,随后即迎来2019年开年牛市行情。

他认为,2月3日A股开市尽管遇到调整,但市场仍然隐含机会,一个明显的信号是沪深港通北上资金合计高达181.89亿元,仅1个交易日流入的资金就占到今年北上资金的三成。“一贯看好中国消费巨大潜力的外资成为稳定市场的重要力量,也表明外资倾向于认为疫情对中国消费的冲击是暂时的。”巴曙松称。

不过,“逆行者”不只外资。

2月4日,十余家基金公司宣布“自购”,以自有资金投资旗下基金产品,并纷纷表示“对中国成功抗击疫情非常有信心,对中国经济长期增长坚定看好,认为当前A股市场具备中长期投资价值”。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2月4日20时,共26家公募基金管理人表示以固有资金及员工资金20.5450亿元认/申购旗下公募、专户产品。

比如,博时基金宣布将以不低于5000万元自有资金,申购公司旗下公募偏股基金。公司高管、基金经理也将率先申购并鼓励公司员工积极申购公司旗下基金并长期持有。汇添富基金则称,已运用2亿元固有资金投资公司旗下偏股型基金。

“疫情虽然会对短期经济带来一定的负面冲击,权益市场有可能短期震荡,但疫情很难改变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的运行和发展趋势。在党和政府的强有力领导和全国人民努力下,疫情会及时得到控制,经济在短期波动之后也会再度重拾企稳反弹趋势。”博时基金称,在这个过程中,也将催生和推动新的产业、新的技术、新的生活和商业模式发展,为价值投资者带来全新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4日晚间多家上市公司发布增持或回购计划,释放利好维稳股价。这些也是“逆行者”。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认为,外资是“聪明资金”,做中长期配置,他们一直对中国经济的中长期抱有信心,所以不管A股涨还是跌,都有流入。而这可能会引导国内大的机构资金,包括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保险资金等,跟随做类似组合的投资。

“内外机构之间联动之后,会起到稳住短期冲击的作用。”李湛称。

中国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刘锋也持类似观点。他认为,包括外资在内的机构投资者也越来越壮大,占的比重越来越大。

“机构投资者有个特点,就是它的钱进来不会盲目地撤出去,以长期投资为主,相对比较稳定。而且都是专业投资者来进行操作,所以这个对市场的稳定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刘锋称,随着市场机制、法治基础和信用体系的建立,再加上机构投资者占的比重越来越大,散户越来越有经验、投资能力不断提高,中国资本市场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韧性也会越来越强。

央行再释放流动性支持

A股反弹与监管层释放积极信号密切相关。继上周末五部委30条金融支持措施、证监会全方位“减负”之后,央行继续释放流动性。

在2月3日创纪录单日公开市场操作投放1.2万亿元之后,2月4日人民银行继续充足供应流动性,当日公开市场操作逆回购投放资金5000亿元,央行两日投放流动性累计达1.7万亿元,充分显示央行稳定市场预期、提振市场信心的决心。

“超预期流动性投放推动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利率下行,并将进一步推动贷款市场利率下行,有利于降低资金成本,缓解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财务压力,扩大融资规模,支持实体经济。”央行称。

李湛对记者称,央行持续的资金投放对股市、债市的流动性宽松以及对冲负面情绪方面,都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目前监管部门政策丰富,长短期结合,并持续关注疫情影响,相机而动。与以往相比,监管协调性大大提升,预期管理也更加科学、更加提前。

“我们在一周前就一直在呼吁,要赶快释放监管层面的信息。在开盘前监管层做出了一系列的通知,做法也比较详细,对稳定市场情绪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在看来,也确实达到了这个效果。”在刘锋看来,当前A股市场环境比以往要好。近年来监管层持续加强监管,并推进市场化改革,对信息披露、杠杆融资、违规炒作等方面都做了严格限制。

“这一次相对稳定,跟之前这些大量的工作是密切相关的。”他说。

不过,疫情控制并未结束,市场情绪也没有完全恢复,风险仍需警惕。

巴曙松认为,需要特别警惕的有流动性层面,特别是场内杠杆的动向,节前两市融资融券余额升至1.045万亿元,在触及2017年底最高水平时开始下降,如果这些融资买入投资者从股市撤离,加上公募基金普遍仓位较高,对市场冲击不小。另外,值得重视的是转债市场,机构仓位比较重,股性较强,下跌幅度估计会较大。

“稳定市场的核心是稳定对经济后续增长的信心和政府治理能力的信心。”巴曙松称。

刘锋也认为,现在不能确定市场是否就此稳住。“情况天天都在发生变化,这些情绪以及变化,都会通过资本市场反应出来。所以,我判断这种波动性还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刘锋表示,现在根据疫情的发展,疫情持续时间越长肯定对实体经济活动的影响就会越大,这种波动性,甚至可能会持续半年。

李湛向记者举了两个例子。受冲击最大的电影、旅游、餐饮零售,三个行业一季度直接经济损失预计接近1万亿元,接近2019年一季度GDP28万亿元的3.5%~3.6%。

与此同时,这些行业企业的到期偿付压力也不小。2020年公司债、企业债、中票、短融到期规模比较大,总体5.26万亿元。李湛统计,陆续到期规模有1032亿元,餐饮旅游有314亿元,食品有311亿元,文化传媒有211亿元。

对此,巴曙松提出两方面建议。经济层面,降低疫情管控的经济成本,尽快恢复湖北以外的正常生产生活。建议对全国各地区实施分级管理,有条件复工的地区、行业和企业应该鼓励在不导致疫情蔓延的前提下复工,湖北之外区域应逐步恢复正常物流。

他还建议,在全国层面出台纾困中小企业的一揽子方案。大幅度减免中小企业税费负担,缓交甚至降低社保等相关费用,提供金融支持,帮助企业渡过难关,鼓励推行租金补贴与减免。可考虑发行疫情专项债,用于加大医疗投入。中央财政可以发行应对本次疫情专项债,对医院、医务人员以及疫苗研发、医疗物资生产企业进行专项补助。

“形成强有力的经济托底政策,改善全社会对经济前景的预期。”巴曙松建议。

从资本市场长远发展来看,巴曙松表示,多元化、差异化的市场结构是更为稳定的,可以避免同向预期下形成趋同交易带来的巨大波动。

“3日北上资金的巨量买入,就形成了A股市场在动荡时期的重要稳定力量,这说明港股通已经成为促进中国投资者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之一。”巴曙松还建议,应当壮大长期养老金的入市规模,加快培育年金和商业养老金入市步伐,推动资金定期流入市场,形成市场的长期稳定器。